雪,是雨所凝而成,是雨的精魂.然而,暖国的雨虽然自由活泼,却“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鲁迅先生写雪,别开生面,起笔有意发问,并且由此通贯全篇:一是把“雨”和“雪”作对比,藉以引出下文的“江南的雪”;二是将具有冰冷、坚硬、灿烂雪花的“朔方的雪”联系起来,为结尾用“雨”收束全文布下伏线.
作者对江南的雪满怀深情,用浓墨重彩绘出一幅萌动着青春活力的江南雪景图,意境新美,内涵丰富.作者赞美江南的雪“滋润美艳之至”,从质与形上突现其特色.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和“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来比喻它,令人击节赞赏.“处子”是最富生命活力的,用“处子的皮肤”喻雪,白皙光泽,柔嫩细腻不必说,还包含健美的因素;而“青春的消息”则给人以明确的哲理启示:冬雪之后,春天就不远了.那“雪野”不已是那样的生气勃勃、春意盎然了吗?
作者把这幅江南雪景图描绘得有声有色,声色和谐;有动有静,动静相衬.但还不够,还须用工笔重彩画上美好纯真的童年生活的一幕,孩子们多么的天真烂漫,何等的聪颖伶俐!这才是江南雪野上绽开的真正的春花啊!
接着,作者笔峰一转,又推出一幅更引人注目的“朔方雪景图”.北国风光,雄伟壮丽,那冰冷的坚硬的“朔方的雪”与“江南的雪”截然不同,它的特质和形状是“如粉,如沙”,“决不粘连”,持久地不融化.因此,它能以巨大的旋风为动力而“蓬勃地奋飞”,能在阳光中“灿灿地生光”.面对着漫天飞腾的朔雪造就的“无边的旷野”、“凛冽的天宇”,作者着力从三度空间进行立体描绘,以突出飞腾的朔雪那种撼天动地、锐不可挡的气势.作者置身于这朔雪飞腾的宏伟壮观中,禁不住感情汹涌,思绪驰骋.他凝视着“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雪花,联想到它就是“雨的精魂”.
然而,由于“雨的精魂”毕竟是处在寒冷的朔方,它冷落地“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那是孤独的雪”;它没有了暖国的雨的自由活泼,“是死掉的雨”,透出了孤寂凄凉之感.至此,“朔方的雪”亦有“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的问题了.
读罢全文,掩卷细思,暖国的雨、江南的雪和朔方的雪,区别不过是各有各的“幸”与“不幸”而已,正如人生的“幸”与“不幸”的钟摆永远在两极摇晃一样.苏联作家巴甫柯夫说:“幸福是不可捉摸的.你从来不知道,它是不是存在.要考查你是不是幸福,只有去看看你周围的人.”

余秋雨的雪推荐词或赏析品读

作者别具匠心,用福建飞雪的不美来反衬上海飞雪的美。作者着力从颜色、重量、数最、声音等方面进行反衬,突出了上海雪花的美好的色彩、轻盈的姿态、显示的活力。

余秋雨阳关雪

说两句吧,《阳关雪》算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篇,记得当年读到时感受到的那种与古人置身于同一个空间穿越时空心灵上的冲撞。

第一句,这绝对是一个人独自在天地之间行走的切实感受。你忽而觉得自己无限的大,大到撑满天地之间,天地之间惟有你。而忽而又觉得渺小,觉得自己与这空间形成鲜明的对比,并逐渐的缩小,缩小。

这到让我想起了前几天读到的并摘录的一段话,不是一个意思,但却有些异曲同工——

这个“圈子”没有围墙,没有保安,更没有精神的疏离和隔绝。无论多么高傲的人,一进入这个“圈子”,都会感到自己的凡性,都要低下头来,再不会俯视他人;无论多么卑贱的人,一进入这个“圈子”,都会感到自己的佛性,都会抬起头来,再不必仰视他人。
这是一种超越任何社区的平等无碍的圈子。

第二句,这是置身于那样的环境一时间迷失了自己的感知,把自己融入到了那个环境后而自然发出的感叹。最后一句么,如果有好好写过文章的经历,那是再平常不过的句子,虽然也凝结了自己离开之时的那种“当断则断”,对于自己的告诫;以及对这个环境所必然的常见的令人迷离的天气的重申。

我觉得这样的文章一定要拿到课堂上去一句一句的分析,让老师来告诉你这一字这一句什么意思就没意思了,也不知道您今年处在学习的哪个阶段。这样的文章是需要你自己也有了一些对于中国历史文化的积淀之后去寻找共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