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里有欢笑
“青春是一道透明的忧伤”,我暂且就沉沦在这个空间。
一个人独坐窗前,遥望湛蓝的天空,任思绪像断了线的风筝,随白云一起飘向远方;一个人享受太阳,就站在这太阳为我切个出的一片小小的空间里沉浮,就总这样静静的面对面,将头稍稍仰起,望着它,望到脖子酸疼,疼到眼中噙满泪水;一个人骑着脚踏车,耳朵里充斥着《越长大越孤单》,然后没来由的忧伤……
我的青春里有你,那一抹淡淡的忧伤。
在纷繁的世界中,我会不知所措,对于人潮涌动的街市,我至始至终找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身旁从不会有一个人牵着我的手,让我融入这个街市,让我也能露出向他们一样灿烂的笑容,而即使能满足,即使愉悦了,我也不能就此爱上,任然倔强的品尝着淡淡的忧伤。因为自己还不想放开过分幸福的曾经。
但是,毕竟,自己不能再顶着妈妈巧编的羊角奶声奶气的撒娇;毕竟,自己不能再搂着爸爸的脖子嬉闹逃躲爸爸扎人的胡须;毕竟,自己不能再傻气的再在画纸上为太阳带上那可笑的墨镜……
无言一笑,谁都明白,那一切只属于过去,时间改变了你,改变了我,也带走了从前,只留下一些痕迹,一些擦不去又描不深的痕迹,当做纪念。如今淹没过去,一点点的蚕食,蓦然间分外不安,过去的童稚甜蜜开始消逝,如今的陌生撕扯着娇嫩的心,青春的序曲渐渐响起,即使好奇,即使悸动,但依旧伤逝。
或许,那抹淡淡的忧伤在那时就已种下。
青春是一抹忧伤,他让某些东西破碎,然后在记忆中慢慢消散,即使带来许多未知的精彩,让我一边忍受着一边期待着,哭着,笑着。。。。。。
我的青春里有你,那一抹淡淡的忧伤。
在寂静而冰凉的冬日夜晚,冰冰冷的寒风呼啸着席卷,马路上车辆少之又少,有一个寂寞女孩,愿意这样走荡在这之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冰凉的空气,却觉得无比舒心,双手交叉着伸进袖管内,哼着小调前进。这就是我。我享受的是空旷的夜空,享受黄昏的灯光下投射出我的影子,是那么的温暖。走得累了,便在石阶上坐下,仰望星空,它是如此的巨大,巨大到没有人可以和他交谈,好寂寞的一片天空,它只能偶尔下雨,偶尔打雷,来表示它的喜怒,正因为它的寂寞,我才愿意无事时静坐看望它,陶醉在它的忧伤中,这样淡淡的忧伤,真好。
午夜,侧卧着身子,翻看张爱玲、三毛的小说,倾听旧上海华丽而迷醉的歌声,感受沙漠干燥而苦闷的空气。在这两个女人的文字里散发着颓废凛冽的气质以及一种桀骜不驯的狂野气息,这些文字里隐藏着深深的寂寥之情,也源于爱情的挫折,也源于生命的坚韧,然而我却觉得这之中还有青春的那一抹淡淡的忧伤。这一抹忧伤不是悲春伤秋,不是惺惺作态,而是在这个阶段这个时期,这个青春敏感的心细腻的去碰触那未知的世界的恐慌,酸涩与共鸣。
冰心曾说“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一路播种,一路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的香花弥漫,使得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而我的青春中的那抹忧伤,或许不是阳光的,但绝不是悲凉的。

关于“欢笑”的作文谁会写啊?600字左右


教室里的欢笑声

太阳东升,一抹红霞出现在天的一角。学校的花园里,花儿争着盛开,花瓣上还滚动着晶莹的露珠儿。春风频吹,露珠滚动,花儿点头,好似一幅美丽的水彩画。同学们从四面八方健步来到学校,新的一天开始了。
早会课前,一向幽默的董田园在教室里开展了“智力大比拼”的活动。这个活动在我们班是十分受欢迎的,特别是那些酷爱“脑筋急转弯”的同学们。
比赛开始了,田园故意咳了咳,说出了第一个问题:“请问,林黛玉是怎么死的?”田园话音刚落,全班鸦雀无声。同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一会儿,我们班的“智多星”——浩淼站了起来,习惯性的用手拍拍衣服上的灰尘,一本正经地说:“林黛玉是摔死的!”
“为什么呀?”同学们满脑疑惑。
浩淼笑着说:“口说无凭,有歌为证。”说着,他拉着长长的嗓音唱了起来:“天上掉下个林妹妹……”顿时,全班同学哈哈大笑。哦,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田园见浩淼的得意样儿,不以为然,说道:“别高兴得太早,还有几道问题呢!请问,在谁唱的歌中的第一句歌词里有提到三个人?友情提示——这个人是个女的,而且他姓王。”这下过了好一会儿,也没人举手。就连一向聪明的浩淼也在座位上沉默不语。“我来!”突然,从教室的一角传来了一句自信的声音,原来是“小歌王”——娜资。对了,天天沉迷在音乐海洋里的她一定知道。大伙儿把目光都集中到娜资身上。她胸有成竹地说:“这是王蓉的歌,歌名是《我不是黄蓉》。”“你能解释吗?”田园故意为难她,“解释不出来,就算你答对了也是不行的。”
娜资笑了笑说:“这有何难?王蓉的《我不是黄蓉》的第一句是:‘我不是黄蓉’。这句歌词中‘暗藏’着三个人,分别是我、美国总统布什、黄蓉。”
看这么高难度的问题被娜资轻易地解决了,田园无奈地说:“你答对了!”
我听了,故意挖苦田园:“田园,怎么样?想不到你也有今天,面对我们班的‘精英’,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别得意得太早,还有一题呢!”田园有点生气了。
“笑话大王”——黄鑫见了,调侃道:“别逗‘田总’生气了,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
田园听了,脸顿时红了起来,不好意识地说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请问,有三只蝌蚪去吃饭,它们来到餐厅时,发现有人在吃青蛙,那这三只蝌蚪会唱一首什么歌呢?这回你们猜不到了吧!”田园刚说完,教室里又是一片寂静。我也陷入了沉思:说到青蛙,那是蝌蚪长大后的样子,难道他们怕长大后也会被吃了?对了!我突然举起双手,站起来说道:“这首歌是——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不想长大》嘛!”我一说完,田园就从讲台上走到了我的面前,用力拍拍我的肩膀,说:“说的好!真不愧是我的徒弟。”同学们一听,个个都捧腹大笑。我也笑了。
我们的欢笑声在教室的上空久久回荡……